林海雪原的经典语录(林海雪原经典句子),本文通过数据整理汇集了林海雪原的经典语录(林海雪原经典句子)相关信息,下面一起看看。

剧情简介:

1947年冬,东北民主联军203小分队在首长少剑波的带领下,奉上级命令进入匪患猖獗的林海雪原保护百姓安全,侦察员杨子荣与卫生员白茹火线驰援。为彻底瓦解土匪势力,杨子荣执意请求乔装潜入匪窝“威虎山”。历经了重重考验的杨子荣因献宝有功,被匪首座山雕封为“威虎山老九”。杨子荣一面与八大金刚周旋,一面涉险为山下战友传出情报,而山寨中的一名神秘女子却屡屡将他陷于生死绝境。被203小分队生擒的土匪联络副官栾平趁乱逃脱,竟出现在威虎寨中与杨子荣当面对质。座山雕寿辰“百鸡宴”上,杨子荣与203小分队的战友们迎来了剿匪收网的最佳时机,一场鏖战在所难免。

经典台词:

1、我说了一辈子谎话,唯这一次说了实话,却死在一个骗子的手下。

2、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

3、座山雕:“你脸为什么这么红?”

杨子荣:“容光焕发!”

座山雕:怎么又黄了?

杨子荣:防冷,涂的蜡!

4、座山雕:一个字,别废话!

土匪甲:三爷,那是三个字!

土匪乙:少多嘴!

土匪:蘑菇,你哪路?什么价?

5、杨子荣:哈!想啥来啥,想吃奶来了妈妈,想娘家的人,孩子他舅舅来了。

6、正晌午时分说话,谁也没有家!

7、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

8、许旅长两件心爱的宝贝你知道是什么?好马快刀。马是什么马?卷毛青棕马!刀是什么刀?日本指挥刀!----《智取威虎山》

林海雪原精彩片段摘抄一

田副司令员的办公室里,几个人正在紧锣密鼓地讨论如何剿匪。最后决定让少剑波组成一支能侦查又能打仗的部队。少剑波夜不能寐,开始制订作战计划,当看到那只笔和表,他开始回忆。抗战时期,1943年,少剑波的部队在烟台区抗战,烟台市地下党组织出了叛徒姜吾,二十多人被捕。少剑波乔装成邮差混入一四八炮台,巡视一番,没有可乘之机,反而出成前被警察带走,但是安然无恙被放出来了。回到乱葬岗,和王孝忠带着三十个人去秦皇庙救人,用地雷战术完成了任务。这时候少剑波回忆结束,更加信心百倍。

林海雪原精彩片段摘抄二

团参谋长少剑波在阅兵时突然接到命令,率领士兵轻装急袭,去救出被土匪围困的杉岚站,其中还包括他的姐姐鞠县长,少剑波忧心忡忡。众骑兵飞速到了杉岚站,一片火海,众人迅速扑灭大火,只见尸横遍野,在一串用铁丝串成的九个人头旁写着“穷棒子翻身的下场”。当得知姐姐鞠县长已死,少剑波内心大恸,回忆起幼年和姐姐度过的点点滴滴,除去伤心,还有疑惑,即为什么李耀光老师一来,姐姐就非常开心,他们俩还躲着少剑波说话。(这里穿插了一个农村里的麦收斗争,通过罢工增加工资)。回忆了半天,众人心里愤怒非常,发誓要报这个血海深仇。

林海雪原精彩片段摘抄三

少剑波召开军事民主会商讨如何攻打威虎山。这时候两个便衣战士抓到了一个傻大个,原来他是为了座山雕的百鸡宴而来。经过一番考量,决定放他回去。少剑波决定让杨子荣化名胡彪打入威虎山内部侦查。

兵分三路,少剑波和刘勋苍第一路,率领小分队全体;杨子荣第二路;栾超家第三路,对付一个人。之后少剑波设计故意放走了傻大个。

林海雪原精彩片段摘抄四

少剑波随后赶到,为二人的鲁莽向道士道歉。少剑波看出了老道的可疑,于是和他斗智,引他的话头。之后少剑波率人离去。老道士和女人打开暗门,走下地道。地道里藏着那个男人和他的老婆。几个人说话的焦点逐渐落到栾平老婆(就是被男的杀死的那个女的)的“先遣图”上。几人争论一番,老道士坚信少剑波一行不会在雪地里蹲点一晚上,于是给“三爷”写了封信,让夫妻两人第二天送出去。却没想到,男人第二天一上路就被抓到,众人对少剑波从怀疑到佩服地五体投地。

林海雪原精彩片段摘抄五

在少剑波和他的战友们面前,坐着那个被捉来的人。他的脸又瘦又长,像个关东山人穿的那没絮草的干靰鞡。在这干靰鞡似的脸上,有一个特别明显的标志——他的右腮上有铜钱大的一颗灰色的痣,痣上长着二寸多长的一撮黑白间杂的毛,在屋内火盆烘烤的热气的掀动下,那撮毛在微微颤动。

他的两只眼睛,紧盯着少剑波,时而恐怖慌乱,时而又泰若无事,从他的变幻无常极不稳定的.表情中,可以完全洞察到他内心的狡猾和矛盾。他在焦虑,也在幻想着可能有的一线希望。

少剑波威严的眼睛三分钟内一直在瞅着他。

林海雪原精彩片段摘抄六

一连几天的大雪让众人无法采取行动,只能隐蔽在小屋里。这时候领导首长启发了少剑波,大雪是成为有利条件还是不利条件,取决于少剑波如何利用它。少剑波茅塞顿开,整装出发。在漫天大雪中行进了许久,少剑波一行突然发现一间房子,进去之后是一位抑郁的老夫妇和满桌食物,老夫妇说起了前几天的事情,一天一男一女突然来到,男的很凶,掠夺了老夫妇一番,几天之中男的软磨硬泡问女的要一件东西,女的就是不给,就在少剑波一行来之前,两人大打出手,留下了痕迹。少剑波顺着雪地上的痕迹追出去。

众人找到了一具女尸,白茹将其救活,随后少剑波等人继续赶路,留下白茹和高波在老夫妇家里,少剑波要他们打听清楚这个女人的来历等信息。刘勋苍和孙达得在追踪中发现了那个男的,于是一路紧逼,没想到那个男的闯进一间庙里就不见了,庙里只有几个愣头道士根本停不下来的念经。

林海雪原精彩片段摘抄七

一天晚上,他带高波和李鸿义两个战士,信步走上了九龙汇的西山岗,向西北眺望,忽然发现涧间山半腰,有着一粒闪闪的微光。他初疑是山涧里的磷火,后来细看火光发红,并且不动,便断定不是磷火,而是有人住在那里。他就带着高波和李鸿义朝火光走去。

逼近一看,是个挖进山坡的窑洞,三面以山坡为壁,南面临着山涧,中间开一个门,门的两旁,一面一个窗户。灯光就是从这窗户上透出来的。

从小房里传出了微弱的哼哼声。

少剑波一推门走进去,炕上坐起一个老人,腿上盖一件破老羊皮袄,燃着一块松树明子,吱吱地喷着红色的火光,满屋散布着松油的苦辣气味。灯光下看这老人,满头白发蓬蓬,一脸银丝胡子。他一见三人进去,眼中立刻放出了灼灼的怒火。

林海雪原精彩片段摘抄八

下午,金黄色的阳光照进仙姑洞。

仙姑洞里,匪首许大马棒和他的大儿子许福,弯蜷着像对大虾,躺在虎皮褥子上抽着烟,发出吃穷吃穷的响声。

洞的另一边,是匪徒们在推牌九,唱淫调,吆二喝三地争吵着。他们每个人脸上的胡髭足有一寸长。

丁疤拉眼累得气喘呼呼,龇牙咧嘴地爬上了十八台,在匪徒们的争吵嘲骂声中进了仙姑洞,走进许大马棒的洞间,一嗅到烟味,也来不及说别的,把脖子一缩,疤拉眼挤了两挤,两个鼻孔使劲抽了两抽,抢嗅着许大马棒喷出来的残烟,最后活像过了瘾似的,啊的一声,透了口气,嘴咂了两咂,“报告旅长!”

许大马棒抽得正起劲,一听丁疤拉眼的声音,便狠狠地抽了一口,才懒洋洋地把身子一翻,仰脸朝上,微微一点头,鼻孔里刚冒出了两缕烟头,接着又缩了回去。

丁疤拉眼急忙把脖子一抽,又抽了两下鼻子,把疤拉眼睒了两睒。

“旅长,郑三炮和太太来信,侯专员对咱们这次血洗杉岚站村的成功大加夸奖,并当面封了郑三炮的团长。并说**一到就要推荐旅长当副司令哪!”

许大马棒得意洋洋地仰肚朝天,噗的一声喷出了浓浓的一口白烟,丁疤拉眼的鼻子又是一阵紧忙。

林海雪原精彩片段摘抄九

腊月二十三日,杨子荣在威虎山上已当了十天团副。这十天来座山雕好像对他毫无戒心,看来因为献礼的功劳,杨子荣彻头彻尾地成了座山雕的红人。可是细心的杨子荣却丝毫没有因为这个而疏忽了自己的戒备。每天除了座山雕睡了觉,他总是伴在他的旁边,目的是要彻底堵绝座山雕可能有的哪怕是微小的疑心。

十天中杨子荣是在昨天当了一天的值日官,在这一天中,杨子荣却借着值日官的职权饱看了整个威虎山上的阵势。这个殷勤负责的值日官,山前山后,各处的地形,各个火力点,各组匪徒的地堡窝棚,像石刻的一样,印在他的脑海里。

这个老匪座山雕的阵势,确实来得厉害,他全部阵势是摆在威虎山的前怀。“威虎山,怀抱五福岭。”这是杨子荣从地图上已经看过的,又在他上山前,得知人们像神话一般流传着这样一个俗语。现在他亲眼看着,亲身住在这个神话的地方。高大的威虎山前怀,抱着B形的五个小山包,名叫五福岭。这五个山包的大小一样,外貌相同,间隔距离排列得非常均匀。四角上的山包与山包之间不过五百米,如果用中央的一座相连的话,那就只有三百米。四角的四个小山包上,每个山包修了九个地堡窝棚,九个又分成了三组,每组三个,组成交叉火力。它们修得特别结实,都是顺山坡挖下,用圆木盖顶,前面的射界特别开阔。在地堡外五十米处,有丛丛的鹿砦,地堡与地堡之间,组与组之间,山包与山包之间,有交通沟相连。这交通沟又是暗的,像都市里巨大的下水道一样。地面上盖着圆木,圆木上层披上土衣,土衣上遍生野草,现在是盖满了大雪。匪徒们把五福岭修得在外表上丝毫也看不出有什么军事设备。

林海雪原精彩片段摘抄十

大家正吃着辞旧迎新饭,外面走进一个看押俘虏的战士。

他走到剑波等人的饭桌旁,低声报告道:

“报告二○三首长,有一个受伤的俘虏,伤口没包扎好,老往外流血。他声声哀求让再给他上点药。这……”战士迟疑了一下,好像有什么心里话,碍口说不出来。但他终于说了,“这些匪徒实在可恨,可是现在缴了枪,我看……”

“好,我就去!”白茹马上放下饭碗,去木墩上取药包。

“小白鸽!”刘勋苍向白茹呼道,“快吃你的饭吧!别管他,任他流去。死一个少一个。”

白茹朝刘勋苍一噘嘴说:“你这个坦克呀,光知道杀,一点政策观念也没有。”

“政策,政策我倒懂哇!不是讲政策我早结果他啦!对这些匪徒哇,政策别执行得那么机械,叫他流去吧!不值得可怜。”

“他们现在已经放下武器啦,对受伤的俘虏,我们既要忠实地执行党的政策,又要分化瓦解敌人内部的那些死心塌地的分子。”白茹说着转身走出威虎厅。

刘勋苍气愤地离开了自己的座位,要上前去拦住白茹。

少剑波阻止道:“刘勋苍同志!你别发粗啦!白茹是对的,那战士的话也是对的,让她去吧!”

土匪:蘑菇,你哪路?什么价?(什么人?到哪里去?)

杨子荣:哈!想啥来啥,想吃奶来了妈妈,想娘家的人,孩子他舅舅来了。(找同行)

杨子荣:拜见三爷!

土匪:天王盖地虎!(你好大的胆!敢来气你的祖宗?)

杨子荣:宝塔镇河妖!(要是那样,叫我从山上摔死,掉河里淹死。)

土匪:野鸡闷头钻,哪能上天王山!(你不是正牌的。)

杨子荣:地上有的是米,喂呀,有根底!(老子是正牌的,老牌的。)

土匪:拜见过阿妈啦?(你从小拜谁为师?)

杨子荣:他房上没瓦,非否非,否非否!(不到正堂不能说。)

土匪:嘛哈嘛哈?(以前独干吗?)

杨子荣:正晌午说话,谁还没有家?(许大马棒山上。)

土匪:好叭哒!(内行,是把老手)

杨子荣:天下大耷拉!(不吹牛,闯过大队头。)

座山雕:脸红什么?

杨子荣:精神焕发!

座山雕:怎么又黄了?

杨子荣:防冷,涂的蜡!

座山雕:晒哒晒哒。(谁指点你来的?)

杨子荣:一座玲珑塔,面向青寨背靠沙!(是个道人。)

最全智取威虎山经典台词二:

六场 打进匪窟

〔紧接前场。

〔威虎厅内,阴森的山洞。悬挂着几盏灯火。

〔座山雕坐于椅上。"八大金刚"杂乱地分立两旁。众小匪立于厅内左后方。 〔座山雕示意匪参谋长带人。

匪参谋长 三爷有令,带"溜子"! 众小匪 带"溜子"喽! 〔杨子荣昂首阔步上。·

杨子荣 唱【西皮快板】

虽然是只身把龙潭虎穴闯,

千百万阶级弟兄犹如在身旁。 任凭那座山雕凶焰万丈,

为人民战恶魔我志壮力强。

〔杨子荣向前行匪礼。

座山雕 (突然地)天王盖地虎!

杨子荣 宝塔镇河妖!

众金刚 么哈?么哈?

杨子荣 正晌午时说话,谁也没有家!

座山雕 脸红什么?

杨子荣 精神焕发!

座山雕 怎么又黄啦?

〔众匪持刀枪逼近杨子荣。

杨子荣 (镇静地)哈哈哈哈!防冷涂的蜡!

〔座山雕用枪击灭一盏油灯。杨子荣向匪参谋长要过手枪,敏捷地一枪击灭两盏油灯。众小匪哗然:"呵,一枪打两个,真好,真好,……"被金刚制止。 座山雕 嗯,照这么说,你是许旅长的人啦?

杨子荣 许旅长的饲马副官胡标!

座山雕 胡标?那我问问你,什么时候跟的许旅长?

杨子荣 在他当**署长的时候。

座山雕 听说许旅长有几件心爱的东西?…… 杨子荣 两件珍宝。 座山雕 哪两件珍宝?

杨子荣 好马快刀。

座山雕 马是什么马?

杨子荣 卷毛青鬃马。

座山雕 刀是什么刀?

杨子荣 日本指挥刀。

座山雕 何人所赠?

杨子荣 皇军所赠。

座山雕 在什么地方?

杨子荣 牡丹江五合楼!

座山雕 (略停)嗯,你既是许旅长的饲马副官,上次侯专员召集开会,我怎么只见到栾平栾副官,没见到你呀?

杨子荣 崔旅长,我胡标在许旅长那儿,不过是个走卒而已,哪儿比得上人家栾副官,出头露面全是人家呀!

座山雕 你来到威虎山打算怎么办?

杨子荣 投靠崔旅长,也好步步登高。今天初登门坎,各位老大就是这样不信任我,可有点不仗义了吧?

座山雕 嘿嘿嘿嘿!这也是为了山寨的安全嘛,哈哈哈哈!

众金刚 哈哈哈哈!

〔座山雕接过一旁小匪递上的烟袋。

座山雕 胡标,**山何日失陷?

杨子荣 腊月初三。

座山雕 你怎么走了这么多日子?

杨子荣 崔旅长,我胡标这一趟来得可不容易呀。**山被攻破,我在白松湾避了几天风。

座山雕 白松湾?

杨子荣 就是栾平他三舅家。

座山雕 你见着栾平了?

杨子荣 见着了。

座山雕 那野狼嗥呢?

杨子荣 野狼嗥?

座山雕 啊。

杨子荣 不知道。

〔众匪失望地面面相觑。

座山雕 胡标,你来了,那栾平呢?

杨子荣 栾平?

座山雕 啊。

杨子荣 嗐!别提啦!

座山雕 怎么啦?

〔众匪一齐拥上。

更多林海雪原的经典语录(林海雪原经典句子)相关信息请关注本站。